陳美齡 美美家園 國際歌迷會 陳美齡歌迷論壇 Agnes Chan アグネス・チャン

 取回密碼
 我要註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搜尋
檢視: 1020|回覆: 3

[港台報導] 當年好朋友如今陌生人,陳美齡苦問為什麼

[複製連結]

3466

主題

1萬

發表

14萬

積分

管理員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積分
146680
發表於 2015-8-8 20:05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星期六打通宵麻將,星期天蒙頭大睡。

電話把我從睡夢中拉起來。是美齡的媽媽打來;她說:「今天晚上在孟君家有個派對,你一定要來,我們三缺一,你一定要來。」

看看時鐘,已經是下午五時半。洗個澡,換件衣服,呆坐一會兒,然後就上孟君家。

日本記者飛來訪問

一踏進門,只見屋裏坐滿日本人,三十幾四十個蘿蔔頭,我以爲自己還在睡夢裏。

「幹甚麼?」我問陳伯母:「這些日本人在幹甚麼?」

「他們來訪問美齡,特從日本來的。」

原來這三、四十個日本記者已經是第二批了,走了第一批,來了第二批,然後走了這第二批,還會有第三批來。

不是親眼看到,不會相信這個事實。

想不到美齡復出,在日本竟是如此轟動的一件事。

回香港將近三個星期,三個星期的節目排得滿滿,讓日本人拍照拍電視拍廣吿,準備人一到日本,全部有關她的宣傳馬上配合着推出。

派對那天晚上,無綫的何家聯還來跟美美簽合同,以後美美一到香港,就爲無綫拍特輯。

臨到日本前,她才抽出三天的時間爲無綫拍特輯。

東京機塲萬人迎接

日本人爲了她帶來最新的時裝最新的帽子和鞋子,借梁海平的影室拍廣吿和海報照片。單是負責照頋她的,就來了三個人,一個照顧她穿衣服,一個負責爲她梳頭髮,還有一個替她化粧。

我說:「日本人眞肯花錢。」

美美說:「就是,省下這些錢給我多好。」

其實,美美復出,代價不薄。

美美是八月十四日去日本的,而日本公司的老板和老板娘在八月十二日來香港,他們是專程來陪美美回日本的。

據說,那天飛機塲接美美的共有一萬多人,這種現象,眞是瘋狂得可怕,也足以証明美美的號召力不比當年弱。

橫衝直撞不願遲到

她這次回來,我跟她見了兩次面。一次是那天的派對,另一次是專程約她拍照。

拍照那天,本來我是準備過海到她家裏去接她出來的,但是美美怕我太忙,說姊姊曦齡可以送她過海。

約定的時間是下午二點鐘,一點鐘的時候就開始傾盆大雨,我預定美美會遲到,二點半美美來了個電話,說姊姊在跟租房子的人談事情,要遲些時候到。

到了三點多一點。只見曦齡匆忙推門而進,她對着我問:「美美呢?還沒到?」

「沒有呀。」

「慘了。她在發脾氣。」曦齡:「媽咪約了租房子的談事情,談的是些合同的問題,媽咪不懂,一定要我出面。我叫她等一等,她發脾氣,拿着衣服化粧箱,就開車走了。」

「她自己開車?」我也緊張了。

「就是,她連泊車都不會泊,路線也不淸不楚,就開車過海來了。」曦齡見美美不在,又下樓去找她了。

「我到馬路上看看,看會不會碰到她。」

後來美美來了,我說姊姊在找她。

她說:「他們在那裏談事情,你一句我一句,怎麼可以遲那麼久,所以我一氣,就開車自己走了。但是我對那些路線實在不熟,一直在路上打圈圈,急死了。」

美美是可愛的。一想到她開着車子橫衝直撞,就覺得她可愛。

化粧箱內深鎖父愛

美美的化粧箱擱滿了化粧水、粉底、粉撲。她說:「回來這麼久還沒時間理,這些好久不用的化粧品,又要用了。」

在她拿化粧品出來用的時候,我看到化粧箱裏有一個小小的像框,框內是一張陳伯伯在機塲接她,吻她面頰的照片。那張照片已經發黃。我不敢提,也不敢問,否則下午開心時光一定又會被那股哀愁淹沒。

美美對這次的復出十分重視。每天除了讓人拍照,還要硏究表演時穿的禮服。她的晚禮服全部在香港訂做,由姊姊曦齡設計。

已經長大改變形象

那天,我們坐在那裏一起硏究她的晚禮服,美美說:「我眞羡慕那些個子高的人,穿甚麼都好看。」

爲美美設計服裝並不太容易,因爲她的型已定。可以穿的範圍並不大。

我問她:「凑美,妳回到日本後,是不是準備改變一下。」

「對,我想改變一下,因爲我已經大了。」

但是,要改變也不容易。一個人定了型,實在不容易改。

這次她在加拿大買了一些衣服回來。她說:「我買了一套衣服連帶有皮包、鞋子,花了港幣一千多元。準備回日本上電視用的,我長了這麼大,還是第一次穿這麼貴的。」

同學疏遠感到悲哀

在梁海平那裏,美美碰到她在加拿大唸書的男同學。

那個男同學見到她沒有跟她打招呼。是美美先叫他的。美美跟他好像是異鄕遇故知,可是這個男孩反應並不熱情。那個男孩走後,美美若有所失。直問我們:「他爲什麼不太跟我說話。」

曦齡說:「也許他跟妳並不熟。」

「甚麼?」美美在抗議:「我們在那裏是很熟很熟的朋友,是那種鬧在一起的朋友。」.

「也許他不想讓人家覺得他在高攀你,有些人太保護自己。」我說。

美美雖然點着頭,可是,她若有所失。

爬得愈高,就愈沒有朋友。我想,她是在爲自己又跌入那個網裏在悲着。

三個姊妹各分東西

拍照的時候,美美跟姊姊曦齡說:「我們......姊妹可以找個時間來這裡拍張照片留念,到了老的時候可以回憶一下。」

曦齡回答:「難了,現在要我們三個人聚在一起實在太難了。」

「怎麼?!」我不明白。

「美美這一去,又是半年,而依齡現在正在歐洲度蜜月,等她回來,美美已經走了。」

「那可以等明年,反正依齡嫁了香港人,會住在香港。」

「但到了明年,我也不在香港了。」曦齡說:「我想到加拿大去。」

三姊妹看來要各散東西,人長大了,就要面對生離死别的悲痛,而美美也在這一、二年裏嚐到了這種滋味,你說,她怎麼能不長大呢?!

訪客,本文章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200 才可以瀏覽,你目前積分為 0

本主題中包含更多資源 (圖片、附件...)

你需要 登入 才可以下載或檢視,沒有帳號?我要註冊

x

6

主題

372

發表

569

積分

中級會員

Rank: 3Rank: 3

積分
569
發表於 2015-8-11 10:55 | 顯示全部樓層
这就是所谓的“高处不胜寒”?

13

主題

961

發表

1700

積分

中級會員

Rank: 3Rank: 3

積分
1700
發表於 2015-8-14 01:50 | 顯示全部樓層
社会地位不同了,这很正常。以前的同事过了20年后,官大的是公司董事长,小的只是部门经理,自然而然的就疏远了。。。

37

主題

4540

發表

1萬

積分

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19690
發表於 2015-8-14 18:15 | 顯示全部樓層
人生就是如此。
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| 我要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陳美齡國際歌迷會

GMT+8, 2019-10-17 18:3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9-2019 AgnesChan.net

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